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极速炸金花开户首页 >>综合新闻>>正文

中国式作品-父母和孩子组成家庭关系的一体两面

【红花会贝贝剁手指】

對中國家庭而言,高考是對整個家庭的試煉,高考過後,大多數學生會去往教育資源集中的城市,又將是一場父母和孩子的別離。因此,經歷高考洗禮的親子關係,是個雙向的“變形計”,這也是《小歡喜》最值得期待的地方。該劇將孩子青春期的叛逆、敏感與對高考的焦慮融合在一起,孩子們不理解爸媽,也認為爸媽“不理解”自己。沒完沒了的爭吵源於考生自我意識和家長意願之間的背離,彼此依賴卻又心生芥蒂,這何嘗不是千萬中國家庭的寫照?

教育題材的電視劇,最怕陷入魔幻的套路,比如中學生宿舍變成“精緻套間”。而《小歡喜》呈現出的細節真實,為劇情邏輯的真實打下堅實基礎,從而讓觀眾產生極強的代入感。一切場景、情節設計、服化道的細節,都是從營造真實感出發的——開篇出現的高三學生,穿著大一碼的校服;考上清華、北大的學生曾租住的出租房牆上,貼著寫滿了“我恨”的試卷……

事實上,現實主義題材的創作,最大難點不是創造戲劇衝突,恰恰是剋制,“加戲”一不小心就容易脫離生活,變得懸浮。常常相互取悅、希望保持疏離、偶爾小心翼翼——生活中真實的親情關係往往如此,但也會有問題由此而生——父母和孩子在碰撞之後怎樣融合?如何實現雙向成長?這是《小歡喜》在創作中拿捏最準確之處,也使觀眾在看戲之餘得以反觀自己的生活,並找到解決之道。

父母和孩子組成家庭關係的一體兩面。劇中的三個高三考生家庭都極具代表性。“摩登家庭”的父親方圓、母親童文潔與兒子方一凡、外甥林磊兒的關係開明而和睦;拒絕前夫喬衛東的單親母親宋倩,對女兒喬英子展開了“全包圍”式的關切;“留守少年”季楊楊,面對“空降父母”季勝利和劉靜的突然關懷,顯得無所適從。劇中的三組父母,帶有中國式父母的缺點和困惑。但他們並沒有停留在原地,而是善於反思自身、敢於改正錯誤,這正是此前同類型電視劇所缺乏的,也因此引發觀眾觀劇時的“入口回甘”。

在《小歡喜》之前,《少年派》《帶著爸爸去留學》等劇也聚焦教育問題,但兩部作品都曾被觀眾詬病——不斷用給家庭戲“註水”的方法,激化各成員之間的矛盾衝突。各方越是對立,戲劇性越是強烈,但一旦控制不好,整部作品就有可能變成吵鬧無比的“狗血劇”。

黃磊和海清主演的《小歡喜》已播出近半,成了這段時間熱度和口碑最高的國產劇。如果說三年前的《小別離》描繪的是中國式家庭如何邁過中考這道坎兒,那麼《小歡喜》聚焦的高考,無疑是更難解的一道題。在這部溫暖的現實主義作品中,錶面是聚焦三組不同家庭對高考的焦慮,內核則是一堂為中國式家庭上的教育公開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