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极速炸金花开户首页 >>国际新闻>>正文

环卫垃圾袋-悬崖环卫工张学平从崖壁上来满头大汗

【英雄联盟S9总决赛】

“爸爸回來啦!”聽到熟悉的摩托聲響,女兒從家裡跑出來迎接張學平。

下班後張學平駕駛摩托車順著山間小路向家趕去。

這一去一回,張學平已全身大汗淋漓。他從背包里掏出毛巾,大口喝起水來,吃了一些食物補充能量後,又很快向下一片懸崖出發。

迎接張學平回家的女兒坐上摩托車當起了“小騎士”陪父親一起穿過稻田邁向家門。

&nbsp11月7日清晨,丹霞山草木的露珠剛剛迎上朝陽,張學平和他的同事們已經背著行囊,向大山裡出發了。

“她們不知道我下懸崖,只知道我在景區做環衛,沒告訴她們是怕她們但心,安全我是很有把握的。”他說。

從長老峰的山門上山,來到游人必至之處“雙囍台”,約莫20分鐘路程。觀景台的上方,是幾近垂直的懸崖峭壁。張學平穿上防護服,將兩條繩子系在腰間,兩名隊員在懸崖邊的樹上為他固定好繩索,張學平“蹭”的一下就翻出了棧道旁的欄桿。

他一把抱起女兒,穿過自家的水田邁入院門。此時,他已經卸下了“蜘蛛俠”的“盔甲”,準備為家人掌勺。

陽光直射丹霞山頂,裸露的岩壁上溫度逼近50度,懸崖環衛工張學平從崖壁上來滿頭大汗。

在接近90度的垂直崖壁上移動,張學平動作迅速、技術熟練。

中午懸崖環衛小隊在樹蔭下休息片刻,他們用自帶紅牛配乾糧對付過午餐就繼續投入工作。

丹霞山舵石風景點,懸崖環衛工張學平踩著近乎垂直的崖壁向下移動。

張學平自幼長在丹霞山,山林是他小時候的游樂場,因此這份工作對他而言有著不尋常的意義。他今年38歲,但在懸崖清潔隊的4人中,已是年紀最小的,承擔下崖環衛工作。隊長朱省華曾一手帶領張學平入行,如今擔心這份工作後繼無人,“年輕人不再願意承擔這麼艱苦的工作”。

輔導上二年級的女兒功課是張學平每天能享受的親子時光。

夕陽西下,一天的工作結束了。

“放!放!”“左一點。”“往右,往右。”“好了!”

懸崖環衛工張學平沿繩索下落,用力向前撿拾懸崖上的塑料袋。

張學平騎上摩托車沿著山間公路往家趕去,10多分鐘後摩托車轉入一條田間小道,不遠處便是自家的二層小樓。

這樣的工作,在丹霞山年復一年地進行著。作為丹霞山的環衛工,張學平每個月有兩天要進行懸崖上的清潔作業,而他並沒有將自己的危險工作告訴家中的女兒和老母親。

張學平駕駛著摩托車轉入家門前的田間小路,聽到車聲的女兒跑出來迎接父親。

頭盔、安全繩、腰帶和垃圾袋是張學平下崖工作的基本裝備。

如蜘蛛俠般飛檐走壁的場景就出現在丹霞山的懸崖峭壁間。張學平一邊大聲地指揮著同事們收放繩索,一邊在懸崖上輕快地移動著。在幾乎垂直的懸崖上,他三兩步便從一塊巨石躍上另一塊巨石,撿起石縫間卡住的一塊被丟棄的食品包裝袋,放進腰間掛著的垃圾袋里。

他穿著釘鞋,但岩石上的苔蘚偶爾還是會令他打滑。丹霞山擁有獨一無二的地貌,赤壁丹崖,懸崖上裸露的紅色岩石開始吸收陽光的熱量,開始發熱,人的手掌不可長時間在岩石上支撐。因此張學平的身體向後仰,整個人與懸崖成近60度角,身體的重量都牽繫在腰間的安全繩上。

待到清理完一塊崖壁的垃圾,張學平便讓隊友們收繩索,快速地爬回棧道上。

崖壁上的收集的垃圾多是游客隨手扔下或被風刮下懸崖的食品包袋和塑料水瓶。

百米深淵之上,張學平在其他工友的保護中懸吊而下。

他們的背包里,裝著繩索、防護服、垃圾袋、麵包豆乾等物,還有1升裝的礦泉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