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极速炸金花开户首页 >>国际新闻>>正文

政治-约翰逊所在的保守党在议会并不占多数

【章泽天辟谣成绩差】

曾經如日中天的約翰遜為何這麼快就面臨如此的窘境呢?

其次,約翰遜在戰術上打議會休會牌是一步引火燒身的壞棋,這會引發新的政治風暴——黨內高官辭職施壓、反對派責難聲一片、民眾示威反對……正是由於約翰遜打“休會牌”引發英國議會的反制,連續投票從約翰遜手中奪取議會議程控制權。總之,約翰遜打休會牌弄巧成拙,最終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首先,從宏觀上看,在英國社會對“脫歐”態度分裂的大背景下,任何孤註一擲的做法都不會取得廣泛支持。約翰遜代表的是強硬脫歐派,在英國社會並不占絕對多數。且不說當年的“脫歐”公投是個政治意外,就算在厭惡了“脫歐”做法的今天,強硬“脫歐”依然不占據壓倒性優勢。約翰遜上臺後,儘管也到歐洲大陸走了一遭,與德法等歐洲大國領導人都做了溝通,但總體來說,約翰遜沒有體現出解決問題的誠意,這從與歐盟理事會主席圖斯克“打嘴仗”中可見一斑。在與歐盟實力不對等的情況下,約翰遜鼓吹“要麼生,要麼死”式的賭博依然是在野黨思維,公然叫嚷“賴賬”賴掉“脫歐”分手費就是這種在野黨思維的明證。這種思維不僅歐盟不買賬,也得不到英國國內反脫歐派和主張軟脫歐派的支持,議會的投票反對不過是最終的體現而已。

“我寧願死在一條溝里”,這是日前約翰遜談及如果必須向歐盟提出推遲“脫歐”請求時的回答,重覆了一貫“不脫歐毋寧死”的誓言。的確,約翰遜本人是英國“脫歐”的始作俑者之一,是“脫歐”公投中的主要煽動者,是英國“脫歐”的崇尚者和捍衛者。約翰遜的一切政治資本源於強硬脫歐,如若輕易讓步就等於抽掉了根本,對約翰遜來說是一個硬傷。要想改變當前受制於議會的被動局面,約翰遜必須推動提前大選——一是通過大選扭轉保守黨不占多數的不利局面,二是清洗掉保守黨內不跟自己走的議員。當然,這是一柄雙刃劍,誰也不能保證選舉就能遂意。有消息說,約翰遜再次在議會提出提前大選動議,能否得到三分之二議員的支持尚不可知。

回望英國“脫歐”之路,一路折騰折損了兩位首相和多位內閣大臣,目前,約翰遜如果一招不慎就有可能步卡梅倫和特雷莎·梅的前路。三年來,英國政治基本就圍繞“脫歐”轉,無心深入研究推動社會經濟與民生髮展,這何嘗不是大英帝國的一種悲哀。德國《法蘭克福彙報》評論寫道,脫歐大劇比莎士比亞的戲劇還要曲折,英國政治現在似乎成了“政治賭徒的舞臺”,沒有人真的知道這個國家接下來會怎樣。

接下來,陷入困境的約翰遜該怎麼辦?

向長河(國際問題學者)7月下旬躊躇滿志入主唐寧街10號的英國首相鮑裡斯·約翰遜估計沒有想到,僅僅40多天之後就“金身被破”,其“硬脫歐”計劃已千瘡百孔,深陷前任特雷莎·梅一樣的政治泥潭,歷史的輪迴讓人嗟嘆。

其三,約翰遜沒有認清英國議會民主制的制衡與缺陷,有些做法在英國是行不通的。約翰遜所在的保守黨在議會並不占多數,這一先天缺陷決定著約翰遜的決策要想過議會關就很難,再加上保守黨也是黨內有黨、派內有派——保守黨內主張有協議脫歐的議員還不在少數。從更廣視角看,約翰遜只是區區10萬保守黨黨員選出來的黨首而執政一國,執政的群眾基礎相對薄弱。儘管約翰遜迎合當前西方社會風起雲涌的民粹主義浪潮,但其單邊思想和好鬥的性格特點已經把自己逼入了窘境。

眾所周知,約翰遜起家於“脫歐”運動,三年來作為強硬脫歐派的代表人物大出風頭,攪得英倫政壇天翻地覆。雖與前首相特雷莎·梅同屬保守黨,但約翰遜一直與特雷莎唱對台戲,對其多有抨擊和嘲笑。在約翰遜把特雷莎逼下臺後,自以為能力輓狂瀾,帶領英國如期“脫歐”,不過現實的殘酷還是來得有點快,自9月3日開始,約翰遜在英國議會下院接連遭遇打擊:反對黨聯盟聯手叛變的保守黨議員在下議院奪回脫歐主導權;議會要求將脫歐日期再延遲三個月以避免無協議脫歐;約翰遜提出的提前大選議案未能獲得足夠票數支持。這意味著,約翰遜正在重覆前首相的命運——失去了對議會的控制。

人們或許還記得,約翰遜入主唐寧街10號後提出的最引人矚目的政治目標就是無論如何英國都會於10月31日如期“脫歐”。而今議會划出的紅線則直接“打臉”約翰遜,讓其如期脫歐的承諾成為政治笑料。約翰遜不僅失去對議會的控制,而且對所領導的保守黨也搞不定。前幾天的議會投票,有20多名保守黨議員在關鍵時刻反戈一擊,與反對派陣營站在一起,而約翰遜的親弟弟——英國商業、能源與產業戰略部國務大臣喬·約翰遜突然反目辭職,這讓約翰遜陷入了眾叛親離的窘境之中。

約翰遜的“硬脫歐”金身已破